留洋女足10人中5人來自上海 做“虧本買賣”?

法甲巴黎聖日耳曼俱樂部9月13日宣布,中國女足國腳楊莉娜租借加盟“大巴黎”女足,租借期至2023年6月。自去年以來,這是第10位中國女足球員留洋,其中來自上海盛麗足球俱樂部農商銀行隊的球員多達5名,佔據半壁江山。

唐佳麗、沈夢雨、楊麗娜、楊淑慧、趙瑜潔,上海女足先后送出五名絕對主力或潛力新秀,而另一名前場殺手肖裕儀,也有望留洋澳大利亞的一家俱樂部。

放走多名大將,上海女足綜合實力大幅下滑,成績波動無法避免。如果專注提升成績,上海女足完全可以拒絕放人,但球隊根本不考慮自身利益,而是全力支持隊員勇敢留洋。上海女足為啥心甘情願“為國養士”,哪怕是連續做“虧本買賣”?

需要看到,中國女足掀起留洋潮,有短期、長期兩大利益訴求。長期來看,留洋是提升女足國腳綜合實力的不二法門,鼓勵鏗鏘玫瑰勇敢留洋,敢拼敢闖后學成歸來,最終得益的是中國女足國家隊。短期來看,這十名女足國腳先后留洋,也都指向中國女足2023年需要征戰的兩大賽事:澳大利亞/新西蘭女足世界杯、杭州亞運會。

此番刮起10人留洋中國旋風,似乎更多著眼於短期效益:女足國腳經過約一年的留洋淬火,提升中國女足實力,確保女足世界杯、杭州亞運會交出出色成績單。作為中國女足霸主,武漢女足也放走了兩大王牌球員王霜、張林艷,前者在美國路易斯維爾競技隊再找留洋感覺,后者在中國資本控制的瑞士草蜢隊開闊眼界。

同樣,上海盛麗足球俱樂部農商銀行隊毫不猶豫放行每一個留洋隊員,主要原因這是中國女足國家隊的頂層設計、整體操作。中國女足國家隊主帥水慶霞非常支持留洋,“我希望有更多的球員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這樣理念上會有新的認識,無論是對自己還是中國女足,都是有好處的。”

球員時代,水慶霞是上海女足打江山的功臣﹔教練時代,她又在助理教練、主教練崗位默默耕耘——如今水慶霞掌舵中國女足后,作為娘家的上海農商銀行女足,自然會在留洋層面不遺余力給予支持。

相比之下,德國女足俱樂部的平均薪資為61.5萬美元,韓國為67.5萬美元,日本甚至隻有14.5萬美元。放眼全球所有女足俱樂部,平均收入為50萬美元,66%的俱樂部收入低於30萬美元,僅13%的俱樂部收入超過100萬美元。顯然,中國女足隊員的收入,位於世界前列。

從2018年開始,中國女足依靠自身優異表現,得到巨大保障,不僅僅有支付寶10年10億元基金資助,國家隊層面的訓練津貼、贏球獎金也很高,中國女足國腳最高年薪也能達到稅前200萬元人民幣。這個數字雖然和中國男足、世界男足職業球員的收入相去甚遠,但相比世界女足球員的平均收入,已經算高薪。

那麼,在國內收入不菲的中國女足國腳,為何還有強勁動力留洋闖蕩?要知道,海外俱樂部的薪水收入,基本還不如國內。除了追逐夢想之外,相關機制保障不可或缺。

僅以上海農商銀行隊為例,上海市足球協會主席柳海光就曾透露,“為鼓勵隊員留洋,我們是有政策保障的。比如租借出去的隊員,所有權還在上海的俱樂部,我們會給予貼補,確保收入不降,讓她們安心留洋、勇敢追夢。”

總體來看,上海盛麗足球俱樂部農商銀行女足敢於放行國腳留洋,也有自己的底氣:放手鍛煉新人,實現新老更替,陣容逐步年輕化。

2018年1月18日,上海農商銀行與上海市體育局、上海市足球協會簽約,正式成立上海農商銀行女子足球隊。根據中國足協中性化名稱的要求,上海農商銀行女足已改名為上海盛麗足球俱樂部上海農商銀行女子足球隊,俱樂部名稱諧音勝利。

俱樂部冠名方上海農商銀行,每年拿出2000萬元真金白銀,把支持上海女足作為支持上海體育事業發展、積極履行社會責任和義務的重要載體。冠名方並不參與俱樂部具體事務,而是秉持“由專業人做專業事”理念,“不當上海女足的東家,當好上海女足的娘家”。

上海盛麗足球俱樂部的核心決策,需要上報上海市足協,這也意味著上海女足隊員留洋時,決策者會更多考慮社會效應,相對忽略經濟效益。與此同時,專業決策一般更尊重足球規律,畢竟除了國家利益至上,悄然實現的新老更替對上海女足是利好。

雖然上海女足的短期成績難免出現波動,但一批實力派隊員離開,也意味著更多有實力的年輕人,能得到穩定的出場機會。年僅22歲的汪琳琳,是上海女足的年輕后衛,但已在中國國家隊有出色表現。與此同時,她的親妹妹汪思倩在上海女足逐步打上了主力。

今年年初,12名2003-2004年齡段的年輕隊員加入上海女足一線隊,她們都是在陝西全運會拿到冠軍的上海U18女足成員。其中,年僅18歲的前鋒尹麗紅是一線隊最年輕的一批球員,是今年聯賽最年輕的進球隊員,被認為很有潛力。一線隊補充大量年輕血液,體現上海女足人才儲備的成果,但她們畢竟還是“半成品”,還需要在實戰中得到歷練,球迷也需給予寬容。從長期看,一旦年輕隊員通過實戰得到成長,全運會后唐佳麗等核心隊員回歸代表上海出戰,老將的經驗、新人的沖勁將實現完美結合。

上海盛麗足球俱樂部一名人士坦言,多名絕對主力離開,短期肯定影響球隊成績,但從長遠看,也能促進新老交替。上海市足協一名人士則認為:“留洋的上海隊員,到時候都要回來踢全運會,這就免去了地方足協的后顧之憂,進而在未來更支持隊員留洋。”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留洋女足10人中5人來自上海 做“虧本買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