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差点成为中国一个行省李鸿章为何不同意?

朝鲜国与中国东北接壤,是中国东北边疆的一左臂,自古以来,朝鲜的安危与中国的安定都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是与中国关系十分微妙的一个邻国。明朝时期,朝鲜和中国更像是一个友好邻邦的关系,在1618年,明朝与后金展开战争之时,朝鲜作为邻国出兵助力明朝对战后金。

但是到了1636年,两国之间的地位高低便显现了出来,清朝攻破朝鲜全境,朝鲜国王向清朝投降,朝鲜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成了清朝的附属国,每年像诸侯列国一样向清朝皇室进贡。

到了晚清时期,清朝统治者仍然野心勃勃地想把朝鲜完全吞并,让朝鲜整个国家成为中国的一个行省,让朝鲜成为中国东北的一道屏障来抵御外敌的入侵。

这些官员的意见非常激进,在当时也惊动了朝中重臣李鸿章,甚至还传到了老佛爷慈禧太后的耳朵里。这桩提议看起来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既扩大了清朝的版图,又巩固了边疆国防。但是,李鸿章却一口否决了这些官员的提议。

自从近代战争打开了清王朝闭关锁国的大门以来,一直还活在天朝的梦乡里的清朝统治者,面对洋枪洋炮,甚至自已一直鄙夷的小国日本马失前蹄。

这个时候的清王朝虽然国土面积极大。在清朝刚建立起来的时候,还有朝鲜、琉球等一些附属国,但是清朝的唯我独尊的美梦就在这突然之间被这些坚船利炮击得粉碎。

朝鲜的特殊位置——位于中国东北和日俄之间。日、俄两国对清朝有所觊觎的同时,也像是一块触手可得的肥肉被虎视眈眈。而中国东北又恰恰是清王朝的统治政权的龙兴之地,这个时候朝鲜的地位变得更重要了,打开朝鲜,就意味着打开了中国的一半的大门。

清朝最早的一批有识之士早早地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朝鲜若亡,则中国之左臂遂断,尽撤,后患不可复言。然而日本的侵略步伐似乎比中国人觉醒还要迅速,早在1876年,日本和朝鲜签订了《江华条约》。

1887年,日本的参谋部甚至还非常详尽地制定了一个侵华方略——《清国征讨方略》。提出:趁着清朝国力衰微,闭关锁国多年,还没有对当时的世界格局有什么认知的时候就一举将清朝攻下,变成自己的殖民地。

怎么速战速决呢?当然是利用武力。日本蚕食中国的方略就是从中国的边疆侵入,如果将中国的边疆看作大清王朝的四肢的话,日本人此番一举就是想破坏掉大国的四肢,使得其不能活动,让它完全陷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日本势力进入了朝鲜,在1882年,日本更是趁着“士午兵变”,取得了在朝鲜的驻兵权。日本的这些动作让本来就对日本十分忌惮的清政府愈加紧张了起来。

在中国东北的边防变得非常紧张伊始,就有不少官员提议,将朝鲜作为行省纳入中国。他们认为这个举措对于中国内忧外患的形式是有利的。其实在历史上,这个做法并不鲜见,因为中国的新疆、台湾也是由附属国逐渐被中国纳入到版图中来,成为中国的一个行省。

推崇郡县化朝鲜的官员有很多,其中不少人对这个提议非常激进,这其中就包括,晚清状元张謇,他就曾经跟随吴长庆一同参加了平息朝鲜叛变的运动,当他回到大清的时候,他就立即向李鸿章上书,建议清朝效仿汉朝将朝鲜郡县化。

另外一个非常支持朝鲜郡县化的就是袁世凯,这个时候的袁世凯,还是一名负责“驻扎朝鲜总理通商骄奢事宜”的官兵。

在清王朝面临日本和朝鲜的开化党发动甲申政变,企图驱逐清军的时候,袁世凯率先率领军队了政变。自从朝鲜1884年“甲申政变”后,袁世凯带兵驻守朝鲜。

在这个时候日本和朝鲜的冲突中,袁世凯对日本的野心也略有了了解,他认为,不如就趁着朝鲜人民还没有看清楚局势的时候,派中国的官员到朝鲜,把朝鲜的内政外交的权责一同归中国来管辖。总体来说就是希望中国出兵,把朝鲜全部收入麾下,将朝鲜变成中国的一个行省。

另外一个人就是当时清朝的驻俄大使刘瑞芬。刘瑞芬的眼光也非常犀利,他首先看到了日本侵略者想侵略朝鲜的根本原因不过是想要把侵略朝鲜作为侵略中国的一个跳板。

朝鲜作为毗邻中国东北三省的一个国家,和中国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如果日本侵略者对朝鲜下手了,那么中国必然不能无动于衷,就不如借此机会把朝鲜纳入中国。一方面,在日本对东北边疆展开侵略活动的时候,朝鲜能成为中国边疆的一个屏障,可以缓冲日本扩大加深侵略的范围

这些声音虽然热烈而噪杂,形成了对立的两派。当这些争议传到李鸿章耳里的时候,李鸿章仍然不为所动,他认为,中国不能够将朝鲜行省化。

在李鸿章看来,借鉴汉、周之策更是无稽之谈,因为朝鲜自古以来虽然和中国联系甚密,但是朝鲜已经建国很久了,哪怕在清朝的时候成为了中国的附属国,在与中国的利益往来中也保持着独立国家的身份。

因此要把朝鲜收回来,这是个完全没有依据的事。就算是在汉朝、周朝的时期,朝鲜也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那个时候中国也没有干涉朝鲜的政治,也不能自行任命官员等等。

当时的醇亲王也认为,如果朝鲜的各个郡县、朝鲜的监国都不希望这么办的话,那么将朝鲜作为一个行省纳入到中国的这件事也就做不成。

慈禧太后对于这件事更是持以一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不管外面的侵略势力的要求有多无理,慈禧太后还是坚持求和。她在打退日本的情况下,居然还会给日本人赔款,这足以看出,大清王朝还是犹如一头做着天朝大国的美梦的状态下。

晚清的统治者更愿意自保,将朝鲜纳入清朝版图的这件事,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件麻烦事,所以他们也没有什么动力去做,只是该割地割地、该赔款赔款了。就连左宗棠收复新疆行省一事,清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要不是左宗棠据理力争,新疆这块版图也极有可能被清政府直接舍弃。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的晚清屈辱地生存在列强地侵犯阴影之下,晚清地统治者是非常害怕撼动了西方各个列强地利益,将朝鲜纳入清朝版图,这势必会遭到日本以及西方的一些列强地对抗。

这一动,极有可能会引起朝鲜、清朝东北边境地战乱,这不但起不到作为屏障安定边疆地作用,而且,还会分散掉清王朝已经不多的国力。

对于李鸿章和张謇代表的对立两派,如今看来,我们仍然难以辨别谁对谁错,或许,对于历史而言,根本没有对错可言,只是在历史轰轰隆隆的滚轮下,人们的思想难免会被当时的历史环境、思维局限所困。他们做出的选择,实际上也就是历史的选择。

对于朝鲜最后陷落于日本帝国主义之手,直到二战结束才迎来新的时代;而中国更是经历了多年的反抗,终于摆脱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屈辱身份。

或许不管朝鲜是否被设置成为中国的行省,中国被西方列强、日本帝国主义侵犯,并惨遭蹂躏的现状都不会改变,不管是哪一种选择,都必须等到一个新的政权如旭日一样让中国大地褪去冰霜。

朝鲜差点成为中国一个行省李鸿章为何不同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croll to top